首页 > 总裁 > 偏宠替嫁小娇妻江丹橘
偏宠替嫁小娇妻江丹橘

偏宠替嫁小娇妻江丹橘

澳白 / 著 总裁 已完结
来源:有书阁
更新时间:2021-03-19 11:14

江丹橘厉岁寒by澳白全文章节目录的精彩内容由本站为您带来,是金牌作家“澳白”以精湛的文笔创作的一本小说,非常适合阅读。一场阴谋,江丹橘被迫代替妹妹嫁给坐在轮椅上的厉岁寒。他霸道偏执、富可敌国,却被传患有隐疾,不能人道,可是那一晚生龙活虎,长相俊美的男人是谁?

精彩节选
章节目录

昨天在厉家老宅,江丹橘根本找不到和厉锦荣私下说话的机会。

但也不是全无收获,看来厉岁寒压根不知道,江桃李为了逃避和他的婚约,在国外和顾重深订了婚。

江丹橘一早就去了江家,刚到门口就看到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江桃李,好似要出门。

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江桃李轻蔑的眼神,打量着江丹橘。都已经嫁到了厉家,身上还穿着以前的衣服,没有半点厉家少奶奶的气场。

“这是我的家,我为什么不能回。”江丹橘学着上次江桃李对她说话的口气道:“哦,对了,我有话对你们说,你去叫爸爸下来吧。”

江桃李一时摸不清她要干什么,看起来是有备而来,上楼去叫江磐,跟着下来的还有刘敏兰。

“丹橘回来了。”刘敏兰脸上堆着假笑,表示着对江丹橘的关心。

江磐对她的怒气还没有消,都没给他一个好脸色。

“家里人都在,有什么事情,你说吧。”江桃李催促道。

江丹橘端起桌上冒着热气的咖啡,不急不慢的品了一口,“这是在欧洲带回来的咖啡吧,口感细腻,味道香醇。”

刘敏兰看向江磐,示意他说话。

还没等江磐开口,江丹橘淡淡的道:“厉岁寒以为自己娶的是江桃李,他要是知道妹妹已经和别人订了婚,发现自己被骗了,不知道会对江家做出什么事呢。”

江桃李眸瞳微缩,坐直身体,“你想干什么?就算他知道我订了婚,你可是自己主动愿意嫁过去的,要说也是你骗了她。”

“我现在可是他床头边上的人,那就要看他信你还是信我。”

客厅里四个人正在说话的时候,张妈过来禀告,顾重深来了。

顾重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江丹橘,脸上的笑容慢慢消散,感觉到周围的气氛不大对。

这是顾重深和江桃李订婚后,第一次见到他,看到他脸上的笑容,她恶心的咖啡都要翻出来了,可是她不能忘了今天来的目的。

快速调整心情,江丹橘漠然的笑道:“顾公子来了,那正好,可以一起说。”

顾重深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只是望着江桃李。

“你想要什么,你说吧。”江磐直接问道。

“我本来不想再和你们这些恶心的人再有来往,可是既然你答应我,帮外婆看病,就不要食言,否则,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在厉岁寒面前说什么。”

“丹橘,万事好商量,照顾外婆也是我的责任,你去安排外婆转院,医药费我来负责,可以了吧。”

江磐不想在顾重深面前暴露太多江家的事情,还是速战速决比较好。当然,他之前就打听过了,厉氏医院可不是谁都能进去的,既然厉岁寒没有帮她,钱花不花得出去还是个未知数呢。

江丹橘目的达到,一刻也不想多留,起身离开。

顾重深本来是来江家接江桃李,两个人有钱要去看婚纱,准备结婚的事情,也随后离开。

刘敏兰送目送她们离开,回头说道:“把那个老太婆安排进厉氏医院,你是打算养她后半辈子呀,你又不是不知道那里的治疗费用有多昂贵。”

“你放心,我先答应她,省得她乱说话,我们再慢慢想办法。”江磐嘴里叼着雪茄,吐了一口浓烟,若有所思,“我之前就打听过,光有钱也是进不去,如果进不去历氏医院,那就怪不了我们。”

“那万一厉岁寒让老太婆进了厉氏医院怎么办?”

“你傻呀,都帮忙安排进了厉氏医院,还会再收她的医药费吗?”

“对啊,还是老公想的周全,厉岁寒最不缺的就是钱了。”刘敏兰连忙帮江磐揉肩捶背,犒劳江磐的英明。

江丹橘离开江家后,就直接去了厉氏医院。

到了医院,前台的值班小姐问道:“你有没有预约?”

“没有预约,请问怎么预约?”

前台小姐一看她的衣着装扮,就知道不是医院的客户,直接低头看电脑,不再理会。

江丹橘敲了敲前台的桌面,“小姐,我在问你问题。”

前台一脸的不耐烦,扔过来一张流程单,“我们医院是会员制,要先入会员,入会员要有介绍人,不是谁都能来我们医院看病的。”

江丹橘看了一下流程,还要找介绍人,这可怎么办。

她先回去了医院,去找外婆的主治医生帮忙,护士小姐告诉她医生出国了,暂时一段时间都不在国内。

江丹橘一脸无精打采的出了医院,恍恍惚惚的走向人行道,根本没有看到前面的交通灯已经变成了红色,马路上的车辆已经开动。

倏地一辆车过来,眼看着就要撞向她,突然一股力量将她紧紧往后拉,两个人都摔倒在地。

江丹橘才明白,自己刚才差点出了车祸。

她看了看身边救她的人,“大哥。”

厉岁年起身,并把她拉起来,“你刚才怎么了,差点冲到马路中央,实在太危险了。”

“谢谢大哥,你有没有受伤?”刚才自己被护住,厉岁年却狠狠的摔在地上。

“我没事,一点皮外伤。”

江丹橘看到厉岁年手臂都被擦破了,紧张的问道:“这里离医院很近,还是去医院处理一下吧。”

“不用。”厉岁年背好包,捡起地上的黑色画筒,“我要去参加一个书画会的活动,迟到就不好了。”

“大哥,需要我帮忙吗?”江丹橘看他带这么多东西,为了表示感谢,也想帮他。

“好吧。正好我的助理今天没来,你暂时给我当助手吧。”

到了现场,江丹橘才知道厉岁年是一个很有名望的青年艺术才俊,自己早就没有关注过书画圈的消息,居然连他的名字都没有听过。

做完活动,厉岁年要送江丹橘回城南别苑。

江丹橘拒绝,表示自己要去回医院。

“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,下午看你心神不宁的样子,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你有需要我帮忙的话,尽管开口。”

对呀,他也姓厉。

江丹橘仿佛又看到了希望。

举报本书
举报类型:
举报内容:
联  系 人:
联系方式:

确认举报